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灿烂的她》口碑两极,“招黑体质谋女郎”刘浩存这次能洗白吗?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1

《灿烂的她》口碑两极,“招黑体质谋女郎”刘浩存这次能洗白吗?

作者| 贝贝编辑| Mia由“谋女郎”刘浩存参与的电影,向来充满争议。近日,由刘浩存、惠英红主演的家庭伦理电影《灿烂的她》全国上映。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,《灿烂的她》上映11天,票房破8819万。按理来说,《灿烂的她》具备一定潜力,影片翻拍自韩国高分影片《季春奶奶》,主演惠英红去年曾提名第36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,刘浩存演技相关话题屡次登上热搜,温暖治愈的国产家庭片,让它在差异化竞争中略胜一筹……如此好牌,为何豆瓣评分低,电影是乏善可陈,还是有可圈点之处?此前,谋女郎出道的刘浩存一直手握好资源,电影也是接连上映,但由于“父母办舞蹈班培训不当致残事故”各种争议,路人缘极差,粉丝们想营销她的演技洗白、翻红。然而,这次《灿烂的她》的口碑在不同平台也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,一部分微博、抖音网友表示孙女跟奶奶相互救赎的亲情故事真的很戳人,认为刘浩存是天生吃演员这碗饭的。另外一部分豆瓣网友则认为刘浩存的演技还是一如既往的差,拍了那么多电影依旧毫无进步,看得人如坐针毡。不同社交平台,观众对于刘浩存演技的评价截然不同,这种情况实属罕见。《灿烂的她》究竟观感如何?刘浩存此次的演技,能否扭转路人缘?老戏骨保驾护航,为何难逃观众跳戏?《灿烂的她》围绕一段感人至深的祖孙情展开,首度合作的惠英红与刘浩存饰演了一对失散12年的祖孙。在12年内,奶奶江秀枝从未停止对孙女的寻找,12年后祖孙二人重逢,背负着沉重过往与不堪往事的孙女徐嘉怡,面对久违的亲情逐渐解开心结。《灿烂的她》主打的“相互救赎”吸引了不少观众眼球,它把重点放在了祖孙二人的相互奔赴,用爱照亮彼此昏暗的人生。在这场双向奔赴的救赎中,祖孙之间温暖的相处令人动容。奶奶江秀枝虽不善言辞,却用实际行动给予嘉怡无私的爱:主动为孙女做爱吃的黄花鱼,并把鱼刺单独挑出来,把养老的房子租出去供她学画,帮她解决照片风波。奶奶的出现,就像是照进嘉怡生命里的一束光,帮助她摆脱黑暗。在没有遇到奶奶之前,嘉怡的生活是昏暗的,她被逼着偷东西、卖假药、被拍裸照威胁……奶奶无私的爱,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爱的幸福,嘉怡在感动之余,努力的回馈奶奶,让年逾七旬的奶奶体会了孙女的关怀,奶奶也不再是那个需要独自忍受孤独的可怜人。《灿烂的她》中描绘的祖孙情,触碰了观众内心深处敏感的角落。不少观众评价,在观影的时候能联想起自己的奶奶。此外,在电影中,惠英红也生动诠释出了什么是质朴感人且有层次的表演。当奶奶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孩不是自己的孙女时,她并没有立马嚎啕大哭,首先是错愕和害怕,反手给女孩一个耳光,悲痛过后紧接着是逃避,不愿再看女孩送给她的画,最后是释然,在法庭帮助女孩做证。反观之下,饰演斯然的刘浩存,也接住了惠英红的不少戏。电影里的刘浩存多场哭戏,都让观众为之共情。尤其当她听到奶奶的谅解之后,她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让观众也为之动容。“看完哭了好久”“刘浩存真的有天赋,骨子里的倔强与坚韧,看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。”《灿烂的她》上映之后,不少网友完成了“质疑张艺谋,理解张艺谋”的全过程。“画风”温情治愈,又有惠英红这样的老戏骨保驾护航,《灿烂的她》已经及格。但在大部分观众看来,电影还有诸多让观众跳戏的地方,尤其当奶奶得知亲孙女已死,她当下的第一反应是愤怒和责骂。可镜头一转,在后续法庭上,奶奶已经完全原谅女孩的欺骗,情节反转让观众难以信服,情感递进的合理性也缺乏关键的铺垫。反观原作韩国电影《季春奶奶》,电影中多处情节都为了后续发展埋下了伏笔。当时,祖孙二人在海边看海,奶奶从孙女的回复中隐约猜到眼前人并非是自己的亲孙女,这也让后续奶奶的原谅变得更为合理。试图演技扭转口碑的刘浩存,终究差了一口气?在《灿烂的她》宣布影视化时,观众心中多半怀着忐忑的心情。一方面,电影翻拍自豆瓣8.5分的韩国电影《季春奶奶》,珠玉在前,《灿烂的她》能够成功本土化吗?一方面,一向观众缘不好的刘浩存,能够靠演技,扭转局面吗?众所周知,刘浩存之所以路人缘差,除了被质疑吃人血馒头之外,能力和资源并不匹配是她一直被诟病的关键,用作品证明自己也是她洗白唯一的出路。遗憾的是,从电影的发挥来看,刘浩存此次并不能凭借演技,扭转路人缘,尽管她在演戏上有感染力,但演技依旧缺乏层次。著名表演指导刘天池评价,“认为会哭就代表有演技,这是绝对错误的想法。导演一声令下就能涕泗滂沱当然是好事,但是演员更应该和观众建立共情,只要情绪是准确的,是有表现力和感染力的,不管有没有眼泪,都会对观众产生震荡和刺激。”在豆瓣评分9.4分的《漫长的季节》中就有一场极致的表演,范伟扮演的王响在河边看到儿子的尸体,观众几乎看不到他流泪的脸,他只用喃喃自语和脖子、后背的抖动就呈现出一个人所能遭遇的最大悲伤。刘天池针对这类表演解释,在受外界刺激时,情绪一旦波动,呼吸就会千变万化,演员要掌握的技巧是掌握这种呼吸变化,用它来表现哭泣或者愤怒的情绪。例如,理性能指挥一个愤怒的人控制面部,但他的体态会有一些不由自主的表现,有层次的表演愤怒是表现这对爆发和控制的关系。再回到刘浩存的表演,显然她的演技缺乏层次和深度。在《灿烂的她》中,刘浩存的哭戏都是“重头戏”,虽也能打动观众,但千篇一律的哭戏,被观众吐槽像“毫无感情的水龙头。”同一场戏,《季春奶奶》女主金高银和刘浩存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,但高判立见。电影中,女孩因为早期参与的违法案件因此入狱,金高银的眼神、肢体都散发出无助的破碎感,她的表演精准传达了人物的复杂情绪。但反观刘浩存的表演,更多从眼神透露出来的是空洞,为什么流泪?除了流泪之外复杂的情绪,几乎没有展现。演员探索方向是去研究角色内心的“因”,而不是“果”。但明显的是,刘浩存仅仅展现出了果,但没有过多考虑角色的“因”,以至于表演经常让观众有空洞的感受。相比较之下,金高银对人物拿捏的更为精准,表演层次体现在整个人物成长线上。早期与奶奶不够熟悉的时候,奶奶带着她买衣服,她的行为举止是胆怯的顺从,随着和奶奶关系的日益熟络,她的眼神才变得更加坚定。而刘浩存饰演的斯然,不论在任何阶段,眼神都是一如既往的空洞,几乎看不出任何层次。总的来说,《灿烂的她》瑕不掩瑜,同时也给我们了新的启发,情感的递进需要关键场面铺垫,以免观众跳戏和不解。与此同时,刘浩存如果想要靠实力和演技去拯救路人缘,她还需要提升演技,深刻地理解角色,让自己能力匹配上手中的好资源,才能不负前辈们的栽培,得到更多观众的认可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